RG‧日常
一個重新開始的地方~
吾兄01:15年前的那天

楔子

 

故事這樣開始的:在密朗這個城市裡,住著一戶尋常人家。

宮本家一家五口,年輕的宮本夫婦,生了三個兒子,其外貌均遺傳自他們雙親的姣好面孔。

長子坎一是個極俊俏的男孩,不分老少,自幼便吸引了不少女性的關愛;次子要,是個恬靜溫和、體貼待人的小孩,相貌遺傳自母親的他,也常被人誤認為是個女孩子;么子渚,與兩個哥哥年紀相距極大的他,是最備受寵愛和呵護。

 

然而好景不常,在某次的車禍意外中,年輕的宮本夫婦不幸去世了,徒留下三個年紀尚幼的兒子


在喪禮上,十二歲的坎一和十歲的要,手裡分別舉著雙親的遺照,坐在一旁的家屬席上,年僅兩歲的渚則是緩緩睡在坎一的背上,靈堂中間停放著宮本朔宮本繪理兩夫妻的靈柩,旁邊則是圍著一群親朋好友,不過放眼望去,幾乎都是母親那方的親戚,宮本家的人都沒來半個。

坎一看著幾位阿姨和舅舅為了決定如何處置宮本加三個遺子的扶養權,及保險公司給付的一筆為數可觀的撫恤金,他不懂,為什麼爸爸媽媽死掉了,那些大人好像都不怎麼在乎似的在那兒吵些什麼,他很憤怒,也很厭惡這種感覺。

「我看把三個小孩子分開來好了,一個人一次要負擔三個小孩也不太可能吧?而且其中一個都還在吃奶呢!」

什麼!?要分開?我才不要!你們憑什麼做這種決定?
坎一的手緊緊的揣住一旁的要,另一隻手死死扣住座椅,要不明白哥哥為什麼突然這麼激動,只覺得手被揣的生疼了。

「那撫卹金呢?」
「當然是平分啦!」手攢緊…
「不好吧?那宮本家那裏怎麼辦?」

誒?對耶!爸爸那兒的親戚怎麼都沒來呢?

「他們的兒子死了,卻連一個人都沒來,小孩子也都丟在那裡不管,憑什麼分這筆錢啊!」
手又再度攢緊…

「哥~手好痛啊~你可不可以不要抓得這麼用力?」
「啊!對不起!對不起!弄疼你了吧?」坎一連忙鬆開手,替自家的大弟揉揉被抓的生疼的手臂。

另一旁的大人們似乎開始為了錢的事吵了起來,本來睡得穩穩的渚也被吵醒了,皺著小小的眉毛「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兩位小哥哥頓時不知所措,只得先把小渚從坎一的背上抱下來。要輕輕的拍著小渚的背,坎一則是慌亂的想把奶嘴塞進渚那哭的聲嘶力竭的小嘴裡。

「啊呀呀!居然在死人面前搶著分錢吶!真是難看啊!」
整個靈堂頓時間安靜了下來,只有依稀的啜泣聲猶在。
一位神秘的女人,不知在何時出現在靈堂的入口處,黑色的風衣、黑色的長靴、黑色齊肩的短髮、黑色的墨鏡(廢話!墨鏡本來就是黑的!),就連唇上擦的口紅都是黑的!只見這位從頭黑到腳的女人,踏這優雅的步伐,走到靈堂前,微微鞠了個躬,算是行過禮後,回過頭走向呆滯的三兄弟面前,蹲下來,用帶著黑色蕾絲手套的手,輕輕撫著渚那被哭的希哩嘩啦的小臉蛋。

「噢!你就是小渚對吧?乖~別再哭了呦!不然就會被我狠狠的打屁股喔!來!親一個!啵!」說罷便在渚的粉額上用力的吮了一下,留下一道黑呼呼的口紅印!而說也奇怪,在黑衣女子的安撫之下,渚也慢慢安靜了下來。

「你是誰?」坎一高度警戒眼前的女人。
「噢!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宮本川,是你父親的妹妹,也就是你們的姑姑!不過被叫姑姑感覺好像一下子就變老了!你們還是叫我小川姊姊就好!吶!順帶一提!我是來接你們的!」女子摘下墨鏡,一對琥珀金的雙眼,狡黠的對著三個小男孩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你、你的眼睛!」要驚叫了一聲!偷偷用袖口替年幼的弟弟擦掉那殘留在額上的恐怖印痕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噓!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喔!」女人說罷又把墨鏡戴上。
「不對!你也是要來拆散我們的嗎?」坎一猛然的回想了過來!
「沒有啊!我說的是你們三個啊!應該沒有漏掉誰吧?還是你們三個想分開?」
「呃......沒有!」心底鬆了一口氣,呼~還好!他們三個不用分開了!
「那就好辦啦!」川爽快的聳個肩。

被晾在一旁許久的女方親屬們這時才回過神來反擊
「等等!你這莫名其妙的女人!憑什麼就這樣帶走小孩子?」
「憑什麼?哼!就憑我姓宮本!他們三個不也跟我姓嗎?三個全由我帶豈不是更好?反正你們也都嫌這包袱挺礙事的不是嗎?」川冷笑著,不知為何,四周的溫度也隨著這笑容急速冷卻下來,讓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嗩,特別是方才提議要把三兄弟分開來的那位,嘖嘖!看看!都快要變成了冰棒的說!

「那遺產呢?撫卹金呢?」另一個傢伙繼續不死心的追問。
「呦!還真敢說呢!我挑明了跟你們把話講明吧!這份遺囑是我大哥和嫂子生前就立好的! 遺產還有保險公司給付的保險金將全數轉入到孩子們的戶頭並冷凍起來,等到他們都年滿20歲戶頭才會解凍!期他還有有關監護權的事情也都在上頭寫得很清楚了!若是還有任何問題的話,那我們就在法庭上見!」

說罷便回頭抱起年幼的渚,兩側亦跟著坎一和要,往外走去,臨走前還說了一句:
「噢!對了!我剛剛已經連絡過葬儀社的人了,等等他們應該就會過來把兩位的遺體火葬,你們要是還有要弔念什麼的就快點吧!」

眾人被堵得啞口無言,只暗道這女子到底是何等角色?

駕駛座上,川正猛催油門,嘴裡不停的碎碎念
「什麼嘛!最討厭這種人了!大哥說的一點都沒錯!」
手裡還不停的按著喇叭,驚的三個坐在後座的小男孩只得死死抓著扣緊的安全帶,一邊祈禱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然後就可以提早陪自己的父母去了。

「吱!」的一聲黑色的小轎車猛的一個漂亮的甩尾,停在宮本家的大宅前,三個小男孩面色蒼白的下了車,隨後則是一臉沒事樣的川。

回到熟悉的家中,三兄弟們也都安下心來。這時川慢慢走到廚房,
「你們肚子餓了吧?想要吃點什麼嗎?」
坎一看向兩個弟弟都搖了搖頭,想了一下
「我們都可以,對了!小川、姐,你原本住的地方呢?」
「噢!我之前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在外面租了小套房,不過既然要照顧你們,那就搬過來一起住啦!」

稍稍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接著繼續把手邊有的,食材通通往煮沸的鍋裡丟,完全沒發現滾燙的廢水已經溢出鍋緣,爐下的火發出嗤的一聲,眼看不對勁的坎一連忙出聲提醒,卻為時已晚……

端上桌的一鍋不知使否該稱之為可食用物,冒著詭異的泡與顏色……
「我看我們還是叫外賣吧!」看了一臉歹勢樣的女人一眼,坎一嘆了一口氣道

也許不用分開是一件好事,但若是要由這個女人來照顧我們的話,未來的日子是多災多難也說不定吧?



To be continued...


這篇是很久之前寫的,所以那語氣就....
本想畫個屁圖在一起丟上來
不過照目前地獄的程度看來有東西丟就不錯了
吾兄隨寫隨丟吧~等哪天有瓶頸了再回頭一起修改

暑期目前計畫
6/24爵國餐約
6/25,26幹訓
7+8月 w1~w5 09:00~18:00 打工
8/11,12 CWT31
9/7,8,9 新生入住服務隊
9/17開學




留言

是吾兄!!
駒駒子重出江湖了恭喜恭喜!
最近日常慣了好久沒有看到這麼戲劇性的東西了,
這次請務必不要斷尾我需要精神糧食!
[2012/06/12 23:20] URL | 洛昂 #-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是吾兄!!
> 駒駒子重出江湖了恭喜恭喜!
> 最近日常慣了好久沒有看到這麼戲劇性的東西了,
> 這次請務必不要斷尾我需要精神糧食!

那你可能要等等了
我已經把有的都丟上去了
沒有打庫存=P
-->話說你會覺得這段很戲劇性??
不會覺得太過八點當了嗎??
我自己邊溫習邊打都覺得超狗血的XDD

暑假盡量有靈感就更吧!
話說暑徦的打工經驗搞不好可以做為巧可的設定參考?
[2012/06/12 23:32] URL | 羅駒 #- [ 編輯 ]

暑假支票
庫存什麼的都是浮雲啦啦(σ・∀・)σ

是說我最近連八點檔都寫不出來,
俗話說老梗就是好梗呀!(欸

打工經驗可以拓展自己的視野,
至少我覺得有一點點小小的幫助www
[2012/06/17 21:04] URL | 洛昂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uochu.blog131.fc2.com/tb.php/6-13d1f77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まとめ【吾兄01:15年前的那天】

楔子   故事這樣開始的:在密朗這個城市裡,住著一?尋常人家。 宮本家一家五口,年輕的宮本夫婦
[2012/11/24 17:18] まっとめBLOG速報